网站地图 回到首页 登录 | 注册
欢声雷动笑话段子网 | www.xiangyans.com

手机版 数字报
当前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职场笑话 > > 正文

【同人】英翻大春物——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(4)

发布时间:2019-07-30 18:40:45 来源:http://www.xiangyans.com

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!!

投稿信箱:【shougao@dmzj.com 】

投稿格式:XX同人或原创-标题-TAG-作者/动漫之家ID

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,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

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

欢迎大家前来投稿

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,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~

原创同人汇总页:点此跳转

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

原作者:God Emperor Penguin 翻译、校对、润色:神界祭司

序+chapter 1  雪之下阳乃所擅长的事(上) chapter 1  雪之下阳乃所擅长的事(下) chapter 2  之后,雪之下雪乃能写好一封情书吗?(上)

chapter 2  之后,雪之下雪乃能写好一封情书吗?(下)

应学生会的要求,各部取消了今天的活动。

原因是放学后在体育馆举行的特别活动。

丘比特之箭,学生会的年度活动,为了在淡季里保持文化节的气氛。

“阿拉 阿拉…我们聚在这里做些什么?”

我感到身后有一股冷气传来。

“雪之下阳乃,”我喃喃自语。“我想你来这里是想看看是否有人能打破你收到的告白书最多的记录?”

阳乃惊讶地喘了一口气。

“你怎么猜到的?你是有某种灵力吗,比企谷君?“阳乃开始敲我的头。

她一定认为自己看起来很顽皮,就像只带着线团玩的小猫。

但是,我觉得自己就像正被一只母老虎在玩弄着的一块肉。

“我不是能力者。如果我是的话,我想成为那个无用的0级能力者。如果我有了“幻想杀手”,我可能会去揍一个比我更快乐的人,不断反复,直到我成为这个星球上最快乐的人。”

然后,我就会自己做一些咖喱和炸鸡。

这想必就是幸福的所在。

“阿拉, 阿拉,如果你是灵媒的类型,那我就是…欧内酱类型的!我们在对付灵力类型的怪物时非常有效。呐呐 !”

嘿,嘿,我们在玩同一个游戏吗?嗨!

一阵轰隆声像机关枪似的,向我袭来。

像注射一样,一股甜蜜的香水向我袭来,每一击都是她手指的一戳。

该死,又一轮攻击击中了我的肘部——比无敌斩的次数还多。

”哦,阳乃。我不喜欢看到我的学生打架。”

我被一只美洲豹从虎女手里救了出来。

“逗弄一个可爱的小孩儿有什么不对吗?”

“他是那种不会让你取笑他的人。”

该死,我确实不是的。

这个女人会让我逃过一劫。

“好,好,”阳乃沮丧地叹了口气。“阿拉…所以平冢静老师。今年有什么好的情书吗?”

“这批货不错。”平冢静老师点了点头。“不幸的是,我不得不让几个学生——实际上只有一个学生——重做情书,因为他完全误解了作业的精神。”

“哦,我又做了一次,不是吗?”

“你刚刚重新提交了那封信,却把它寄给了你的妹妹!”

一拳打在空中。

一根混凝土柱子落在了我的身后。

“你……差点杀了我。”我的眼睛瞟向那个冒烟的火山口。

“我的手烧红了。它燃烧的火焰在告诉你,重做这个任务!”

你多大了,女人?引用一个平庸的特许经营衍生品的完成者的话!?

(祭司:很抱歉我没想出来这里是什么梗)

“好了,平冢静老师。”阳乃插话道,“我相信比企谷君也是好意。毕竟,谁不爱他们的妹妹呢?”

“喂……你真能有说出那种话的立场吗?”

“难道我不够格吗?”她笑着说。“没有比雪乃酱更可爱的妹妹了。”

我没有多余的思考,仅仅是给了她一个答复。“我会在那儿等着,直到这一切都结束。”

“啊……我希望能像在花园里和公司里那样,和你在一起。”

平冢静老师的眼睛一直在心不在焉地转来转去。“什么公司?什么花园?”

利用这个机会,我激活了我的隐形伪装,融入了人群。我肯定能逃-

“你哪儿也不许去!”平冢静老师是曾安排过我担任副主席的。

“啊!你好,你好!”

一个声音从讲台上传了出来。体育馆里每个人的目光都转向那个可爱的扎着辫子的学姐。

“这里是城回巡!”巡学姐说。“我来这里是为了第十届一年一度的丘比特之箭!大家都知道,学生们被要求提交情书来阅读。这是一个特殊的场合,在这里,我们可以看到校园里洋溢着的友谊和感情。”

“那么,不要再费事了……让戏剧部来读信吧!”

一个瘦小的小女孩和一个戴眼镜的男孩都走上了舞台。

他们的名字并不重要,显然,他们都很紧张。

见鬼,如果我们能看到你们在聚光灯下流汗,为什么还要加入戏剧部呢?

嗯,我猜你想让自己紧张是有道理的,但是,为什么不像我一样接受你无法控制的缺点呢?

“那么……第一封情书是……嗯……”男孩结结巴巴地说。

他旁边的女孩咳嗽起来。“先读这封。”她催促他。不幸的是,麦克风是开着的,所以每个人都听到了。随后不久就传来了笑声。

“啊……是的。”男孩清了清嗓子说。

“亲爱的叶山隼人。你是我永远的兄弟。我爱你,兄弟。附注:我也爱你们,大冈和大和。”

我已经知道那个人是谁了。

大家开始窃笑和鼓掌。

户部站在一旁,得意洋洋,每个人都拍着他的背,因为他开了个有趣的玩笑。

仔细想想,这是一个明智的战略决定。

最好从愚蠢的信开始。

否则,读一封潦草的信,接着读一封蹩脚的笑话信,会破坏气氛。

就这样,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读信。

每读一封信,人群就会发出尖叫、大笑或咯咯的笑声。

他们是在轻视爱情——为什么?因为人们害怕承诺。这是很自然的。

所以,如果你害怕什么东西,你就得嘲笑它。

这就是整件事的真相,这是一种嘲弄,叶山隼人则是他们当中最大的傻瓜。

每次有人给他写信,他都会紧张地笑一笑——好像他并不喜欢别人的关注。

人们拍拍他的背,或者向他一直拒绝的女孩道歉。我看到海老名安慰地拍拍三浦的背。可怜的女孩。

我曾经也有一种迷恋学校里最受欢迎的人的感觉……嗯,多少有点受欢迎……

现在回过头来看,我才意识到我对那个叫折本佳织(祭司:折本佳织这个名字是渡航老贼钦定的。我知道原来国内是译作折本香织,但是现在都统一是折本佳织。不过肥渡好像并没有在一色伊吕波和一色彩羽之中选择?我不太清楚。)的女孩一无所知。

不过,还是有一些情侣被组成了。

然而,更多的情况下,情侣只是被肯定而已。

以前承认过的男女朋友们,不愿承认荷尔蒙维持的青少年关系的稳定性,迫切需要澄清:我们还在一起,对吧?我们很高兴对吗?我们的关系很稳定,不是吗?

当然,有些人会被拒绝。

那些可怜的鸭子们……

总之,叶山隼人收到了18封情书。

“再来一次,他就能追平我的纪录!”雪之下阳乃向观众大喊。

“没人在乎你的愚蠢记录!你更受男人欢迎并不意味着我就不受欢迎!”

“我从没说过这样的话,平冢静老师……”

看起来,那两个人相处得很好。

“呃,”戴眼镜的女孩说。“我们还有一封情书要读……”

“亲爱的叶山隼人学长 !我仰慕你很久了。请和我交往!”

那个学戏剧的学生坐下来读那封信,手忙脚乱地读着。“这是……从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旁边的学生问。

“这上面没有名字。”

我听到那边传来了一声尖叫。

一色颤抖着,她的脸涨得通红,看起来非常尴尬。

等等。

那是一色的信吗?

这是它吗?这是她的信吗?她写了两句问候语却忘了在信上签名?哦,男人,一色。我想侍奉部是一件苦差事,但一个人不应该从他们的工作中得到乐趣吗?再一次,我喜欢表白失败的时候——它帮助我忘记我曾经发生过的事……现在我又想起来了。

我将有祸了。

“哦……嗯……就这样?”戴眼镜的男孩自言自语道。“我猜这封信已经没有了……好吧,这就是我们今年所有的信了!”唷!”他放下话筒,跟着那个女孩走到后台。我希望那家伙赶快去洗个澡,因为他看起来像是刚刚经过了台风一样。

“哈!结束了!嗯,通常当比赛打成平手的时候,卫冕冠军就会保持冠军的头衔!”我能听到阳乃在人群前面欢呼。

你跟平冢静老师看了什么可笑的摔跤节目?

“就像我说的那样,没人在乎!”

“现在,平冢静老师……”

真的,她们两个真的很在乎(这些事情)。比礼堂里的任何人都在乎。

“比企谷君。”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来。

雪之下出现在我身边。

“哟,”我回答说。“你的心情好像不太好。”

雪之下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开,望向舞台。“一色桑。”她低声说道。

啊,也许她对她感到同情?

“看来一色的表白再次失败了。”

0胜2负不是一个值得骄傲的记录。

我想说,对我来说只是0-1。

如果你想想我问过雪之下多少次我们可以做朋友的话,我们可能是0-2,或者是0-1-1。

严格地说,有一次我甚至没能完成我的话,所以我把它叫做平局。

“确实。我想我现在应该离她远点。”

是的。远离一个刚刚被抛弃的恋爱中的少女是最合理的……

“刚才你对她说了什么?”

雪之下瞪了我一眼,然后继续说。“我说,‘你能有多健忘?你忘了在自己的情书上签名了?这远非一个合理的错误。甚至幼儿园的孩子也被教在作业上写自己的名字。’“我的天哪,”她叹了口气,揉了揉太阳穴。

“凡人的错误会影响到你吗?”

“至少比他们应该做的要多。”雪之下表示同意。这个女人一点也不谦虚。

“好吧,我想叶山没有任何一个也行…”我嘲笑道。

尽管被拒率为100%,但叶山大学仍然有申请人申请——她们拼命炫耀她们的简历、成绩单和考试成绩。

说到简历、成绩单和考试成绩,我指的是解开最上面的三个按钮,真正靠近他。

叶山隼人的世界一定就像棉花糖云那样。

“呀啊!等等,等等,大家!”

人们已经准备离开礼堂。

由比滨仍然在安慰一色。

这不过只是一次失败的表白。克服它。然后再一次,实际上,我花了几年的时间来克服我的…好吧,从另一方面来说,这种疗法可能是有帮助的。

“我们实际上还有一封信!”巡学姐抓住了麦克风。“好像有一封信落在了我们忘记加进去的那堆东西里……我们不能让任何爱的感情不传达出去,对吧!?”

她身后响起了一阵欢呼声。看起来她有很高的魅力指数。

“那么……不要再多说了……”

“亲爱的H.H。”巡学姐停止了说话,好像很困惑。“H.H…叶山隼人 ?”

(祭司:Hayama Hayato。)

还有一封给叶山隼人的信吗?

“隼人君 !你打破了我宝贵的纪录!”

“阳乃!安静!此外,你们都太年轻了,还不能进入爱情的领域。你还没有痛苦地意识到所有男人想要的是一个有房有车的女人,她为他做饭,为他支付所有的账单,而他却在努力让自己的音乐事业腾飞……”

“恩平冢静老师!……”

谁快去给平冢静写一封情书,否则她会让我给她写一封的!

“啊……我会重新开始读的。”巡学姐说,她的脸颊因为被两个年长的女人分散了注意力而微微泛起红晕。

“我们真的需要另一封写给叶山的信吗?”我嘀咕道,并非是对某个人抱怨。

“没办法,”雪之下回答道。“有些人就想得到别人的爱,不管他们是否愿意。”

“爱情听起来就像是痛苦。”

“是的。”雪之下几乎像耳语一样说。

巡学姐清了清嗓子,开始读那封信。

“亲爱的叶山隼人,从整体观点来看,书面媒介是一种低效的交流方式。”

不知什么原因,开场白让我笑了。这让我想起了站在我身边的雪之下。人群中可以听到少量窃笑的声音。

“写这篇文章的人是想被拒绝吗?”我问她。

她保持沉默。

“思想必须蚀刻在纸上,必须用铅笔或钢笔。纸张本身相对较弱。水、火、风暴、雪和时间的摧残,只在一瞬间就能抹去人们的记忆和文明的遗产。尽管如此,词汇还是会被误解和曲解,它们的意思也会随着时间而改变或消失。”

写这篇文章的人一定喜欢聊天……

而且迫切希望被理解。

由比滨站在前面,她的眼睛紧盯着巡会长,而她仍在阅读。一色在她旁边,样子也好不到哪儿去。当他周围的人都在密切关注着她接下来要说的话时,叶山看起来感触颇深。

“如果有更清楚的方法来表达我对你的感情,我就会用它的,但就目前而言,这就足够了。”

哈。“嘿,雪之下。我有点喜欢这封信。”我交叉着双臂,说道。

这是多么不浪漫的一件有趣的事,尤其是一封写给英俊男孩王子本人的信——户冢不在其中。

“唉……”

雪之下轻声地叹了口气。

“哦。”我看了看,发现她紧抓着自己的胸口。“怎么了?”

“当你走进我的生活时,我什么都没想过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变得……更近了,但又疏远了。就好像我们的关系就像一只薛定谔的猫,当你在某一刻看到它,它就已经存在了,而下一刻它就已经死了。”

“嘿,来吧。”我咕哝着对她说。“把眼睛睁开。”

雪之下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开。

“阿拉 阿拉…”我听见阳乃低声说。

“阳乃。”老师的声音很严肃。“你是幕后黑手吗?”

“老师,你怎么能指责是我做的这种事…?”

她们在说什么?某种马基雅弗利的阴谋?(祭司:马基雅弗利的阴谋,指为了政治或不正当的利益而制定的残酷计划。这里是作者自己加的注。)

我看着巡学姐,她仍在叙述那封信。

我的眼角扫过时,由比滨正好转过头来看到我们。

她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。

“我们的理念完全不同。我想要的是一个没有贫穷、没有恶意、没有谎言的世界。你想要的是一个没有改变的世界,或者你自己也不想改变。你……你想要一个人人都快乐的世界。”

一个人人都能快乐的世界?这肯定是叶山想要的。

伴随着由比滨的目光,一色也转了过来。她的目光迷惑不解,好像她漏掉了什么似的。突然间,她好像在圣灵降临节收到了圣灵似的,开始急切地拉着由比滨的袖子。

(祭司:圣灵降临节发生在复活节后40天。据说在使徒行传中说,在这一天,所有耶稣的使徒都被赋予了演讲的天赋,并且对所有愿意聆听的人都能自由而积极地讲话。)

由比滨仍然如故。

我不明白。为什么她们盯着我们看?

我把目光从台上移开,又回到了雪之下身上。

她哆嗦着,就好像是在拥挤闷热的体育馆里的北极一样。

她的头发遮住了脸——有那么一会儿,她更像一个怀恨在心的人。

“我认为其中之一将是谎言……但除此之外,我知道有一天,也许,你会拯救我。”

雪之下发出的声音很奇怪。就像一只被卡在喉咙里的东西噎住了的挣扎着呼吸的猫。

“你需要水吗?”我紧张地问。我想后退一步,但雪之下的状况继续吸引着我的注意。她低着头,双臂抱住自己。

“嘿-嘿,”我说。

我现在也能感觉到叶山在看着我们。我转身去迎接他们的目光。

充满了惊讶和...怜悯?

“你总是渴望着一个理想的世界。求你了,让我也分一份你的理想吧。”

等等……

不对…

由比滨,一色。叶山…他们并没有看着我们。

确切地说,他们并没有看着我。

雪之下的目光从地板上抬起。

我看到了。

它们是那样的易碎,就像暴风雨前的潮湿的安宁。

也就是说——雪之下。叶山。他们是……?

童年友谊和珍贵回忆的力量有那么大吗?

“嘿,是你写——”

“……”

雪之下苦笑了一下。

她不需要回答。她知道她不需要回答。

我突然想要碰她一下。

确保她没事。

但事实是,她还远未康复。她不是正常的。她不是……雪之下。

那股冲动消退了。

我不是盲目的。我不是愚蠢的。

也许现在我是雪之下最不想见到的人。

最后,戏剧性地停顿了一下,巡学姐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说出了那封信的作者,那封触动了学生们的心的信。同样是写给叶山的表白信。

她的脸上挂着一脸假笑,就像是用一支蜡烛代替了太阳似的,她大声说道:

“雪之下雪乃!”

学生们一个接一个地看向写这封信的人。

阳乃看着她的妹妹,眼睛里充满了……某种事物。

我无法说明。

平冢静老师也曾有过类似的表达。那种情绪是什么?也许是,后悔?

由比滨摇着头,好像她不敢相信这一切。我想即使是雪之下雪乃也会向她最亲密的朋友们保守秘密…不,是朋友。(祭司:前为friends,后为friend。意指雪之下只有一个真正的朋友。大概?)

一色…看起来她好像在拉着由比滨的袖子。

她的眼睛充满了伤痛。

我不能怪她有这种感觉。

毕竟,谁能想到帮助她最多的人会是她最大的竞争对手呢?

处男三人组张大嘴巴,兴奋地指着雪之下的方向。

三浦看起来像是要杀人的样子,唯一能阻止她的是海老名。

叶山自己没有笑。但他也没有皱眉。

他看起来迷失了。

我听见由比滨喊道:“雪乃酱…”

无言的,雪之下雪乃离开了。当她的脚步声在体育馆的寂静中回响时,大家都盯着她。

她心中的信息已经传达出来了。

谢谢你,丘比特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iangyans.com/zcxh/read-11-93528-1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热门图集
最新笑话 | 爆笑男女笑话 | 社会笑话 | 冷笑话 | 校园笑话 | 夫妻笑话 | 儿童笑话 | 家庭笑话 | 综合笑话 | 爆笑签名笑话 | 职场笑话 | 动物笑话 | 节日笑话 | 网络笑话 | 恐怖笑话 |

广告联系 :

Copyright © 2000-2017 http://www.xiangyan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单位 : 欢声雷动笑话段子网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
均为网络收集或者其他发布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。
站长统计 |sitemap |